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我爱红河 > 资讯杂谈 > 正文

::红河杯亲历灾区感人故事征文评选::

发布日期:2016/4/20 20:08:47 浏览:

红河杯亲历灾区感人故事征文评选

新华网

2008-12-0515:54:44

来源:

红河杯亲历灾区感人故事征文评选(共计37篇)

编者按:生命如此脆弱,而意志却如此坚强;天灾如此无情,而人性却如此光辉。汶川大地震之后,在灾区抢险救灾和灾后重建过程中,涌现出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感人事迹。半月谈编辑部推出红河杯亲历灾区感人故事栏目,通过灾区干部群众、救灾人员、新闻记者等地震亲历者的讲述,我们把这些感人故事呈献给广大读者。我们相信:灾难终会过去,感动将永留心间!

一、儿子的命珍贵,其他娃儿也一样珍贵

张选杰秦洁

爸爸,救救我……救救我……儿子的呼救声犹在耳旁。

6月4日,在北川县擂鼓镇值勤点,我们见到了救出30多名中学生,却没能救出儿子的派出所民警李林国。他一身警服沾满灰尘,满脸胡须多日没修。提起那悲惨一幕,李林国双眼含泪,夹着香烟的右手不停颤抖。

5月12日下午,李林国正在开会,突然一条小狗冲进会议室狂叫,就在大家感到奇怪时,楼房猛地晃动起来。

地震了!李林国冲着9名与会人员大声呼喊:快到厕所。会议室倒塌了,人们艰难爬出废墟。李林国头部、腰部和左耳等多处受伤,鲜血直流,但他没顾上包扎,就急忙跑到街上,把受惊吓的1000多名群众疏散到安全地带。然后,他迅速查看了擂鼓镇的3所学校,得知学生基本没有伤亡。这时,才想起在北川中学上学的儿子,他心急如焚地骑上摩托车赶到那里,眼前的情景让他惊呆了:学校的教学楼几乎全部倒塌,在烟尘漫天的学校操场上,逃出来的孩子哭成一片。

智国,智国……你在哪里……李林国拼命地呼喊,围着倒塌的教学楼发疯似地寻找15岁儿子李王智国的踪影。警察叔叔,救救我们……废墟里的呼喊声,让李林国想起了自己肩负的责任,儿子的命珍贵,其他娃儿也一样珍贵。于是,他用手扒开废墟,1个、2个、3个……学生不断被抢救出来。

要营救1000多名被掩埋在废墟中的学生,李林国感到自己力量薄弱。他找到刘亚春校长,组织学校现有的教职员工和100余名高三因上体育课逃过一劫的学生参加营救,又找朋友开来一台推土机。

19时许,突然从废墟里传出熟悉的声音:爸爸,救救我……。儿子被困在废墟深处,没有工具,无法施救。李林国连忙俯下身体大声回应:儿子,坚持住……。

李林国没有多考虑儿子,毅然带领大家用手和木棒抢救埋在废墟浅处的学生,截至晚上23时许,共救出200多名幸存者,转移遇难学生遗体100多具。李林国找来一辆车,把60多名受伤的学生护送到绵阳市医院。地震通讯中断,李林国来不及包扎伤口,迅速把北川中学受震情况,向绵阳市抗震救灾指挥部作了汇报。

次日凌晨3点,李林国摸黑徒步赶到北川中学。为了在营救过程中,不再二次伤到孩子们,这位1984年底从二炮工程部队退伍的老兵,凭借在部队学到的施工技术,指挥推土机从废墟旁挖出一个断面,从断面处向下挖通道,从通道里钻进废墟中抢救孩子。

清晨5时许,李林国从横七竖八的水泥预制板缝隙处,再次听到儿子微弱的声音:爸爸,救救我……儿子学习成绩优异,家人平日里对他非常关爱,父母希望他将来能考取一所好大学。儿子从小就因为爸爸是一名警察而倍感自豪,在他心目中,父亲是一位顶天立地的英雄。想到这些,李林国心如刀绞。

当天早上,消防武警赶到北川中学,并迅速投入救援中。下午18时,李王智国终于被救援人员挖出,但由于长时间掩埋,已停止了呼吸。除了儿子,他还有8位亲人在地震中遇难。而此时,李林国一个人成功救出了30多个鲜活的生命。

抱着孩子的尸体,浑身沾满灰土的李林国仰天痛哭,现场的武警战士把他拉开。李林国的同事借机用塑料编织袋把他儿子包好,李林国用笔在编织袋上郑重地写上:李王智国、北川中学初三一班学生;父亲:李林国、北川县擂鼓派出所民警。身体多处受伤、30多个小时滴水未进的李林国,写完这两行字,旋即瘫软在地,不省人事。

二、有老师在,你们就在

宋常青张泽远

一米五六的个头,非常单薄的身体,55岁的年纪,这个看似孱弱的身体,却蕴含着无尽的能量。在教室倒塌的一瞬间,她把最后3名学生推出教室,自己却被压在门框下。

她,就是甘肃省陇南市武都区外纳乡吕赵教学点惟一的教师王桂英。

5月12日下午地震时,王桂英正给一年级的学生上语文课。突然有学生起立报告,说有人打了他一下。还没等断明白这糊涂官司,边上就有学生开始说桌子在摇。这时,王桂英突然意识到:地震了!但是没等王桂英喊,被地震吓坏的孩子们已经乱成一团。哭的,闹的,喊妈妈的,喊老师的,教室里就像炸了锅。学生们疯了一样开始往外跑,都挤在门口出不去。这时,王桂英喊了一句:孩子们别怕,听老师的话。有老师在,你们就在!平时都很听话的孩子们立刻安静下来,60多个孩子开始排队往外跑。房子晃动得越来越厉害,眼见教室里都是尘土,十几个岁数小点的孩子,害怕得走不了路,在满是灰尘的教室里放声大哭。

王桂英组织几名岁数大些的孩子两个拉一个,连推带拉将这些小孩子往外拖。这时,教室摇晃得越来越厉害,眼看就要倒塌。王桂英把还站在教室门口的3个孩子全部推出了教室。就在这时,教室垮塌了。在王桂英迈出教室门的一刹那,门倒下来,把她的腿死死地压在了门框下。

自己当时都没意识了,几个大些的孩子发现我不见了就喊:王老师呢,王老师呢?发现我压在门框下后,几个孩子勇敢地冲过来,把我往外拖。幸运的是,当时墙还没有塌。在孩子的帮助下,王桂英成功摆脱了门框。旋即,门框就被倒塌下来的墙压住,不见了踪影。

在学校的院子里,紧张的王桂英清点了7遍才点清孩子的数量:66个,1个不少!

三、那只手,我一辈子都忘不了

景良红

我是重庆市第三人民医院护士,地震发生后,我随同急救队来到汶川县映秀镇紫坪铺岷江大坝执行救治任务。我们在比较平整的草坪上,用单人床大小的泡沫板搭建了两个临时手术台。医疗队队员很快进入了角色,有的在招呼伤员,有的在清创,有的在缝合……

渐渐地,伤员越来越多。在离手术台几十米的地方,一位50岁左右的大伯跑过来,不停地喊:重庆老乡,重庆老乡。仔细看去,他用左手托着一团毛茸茸的东西,原来是他的右手!

地震中,大伯的手被砸伤了,他一着急就往手上倒了一些白酒,用烂棉絮把手包裹起来,结果就成了这副模样。

已经过了20多小时,棉花牢牢地粘在伤手上,绝对不能强行撕脱。我们先用剪刀把手部外面的棉花剪破,再用一瓶又一瓶的生理盐水浸湿手上残留的棉花,然后从手掌边缘慢慢撕开。

手术进行得十分艰难,大伯却强作轻松,与我们拉起家常。他是重庆潼南县人,在四川阿坝州打工。老母亲长期卧病在床,10年来,靠他在外打工赚回生活费与医疗费。现在,地震砸坏了一只手,然而,他却庆幸留下了一只健康的手,他要用这只手继续工作,挣钱孝敬老母亲,还要用这只手参与灾区重建,虽然他的家并不在这里。

手术进行了10多分钟,那团毛茸茸的东西才从大伯手里脱出,一股腐臭味扑鼻而来。天哪,真是惨不忍睹。大伯右手小指、无名指、中指及掌部肌肉都已严重受伤,整个手已经没有鲜血流出,缝合也没有多大用处,截肢的可能性很大。队长让我们先用双氧水冲洗,再用碘伏纱布包扎好。

随后,我们扶起躺在手术台上的大伯,用绷带卷套在大伯颈部,将他的右手肘部放在胸前,托起患肢,并叫他赶快到都江堰医院去继续治疗。大伯连声说,谢谢老乡,谢谢老乡,然后转身消失在人群中。

1

四、救灾中,让我感动的一幕幕

黄伟灿

作为第二军医大学抗震救灾医疗队总指挥,我曾带领一支由医疗、防疫、心理救援人员构成的综合救灾队伍来到灾区。救灾期间,我常常为地震的破坏力感到震撼,为百姓的痛苦感到酸楚,同时更为这里的一些人、一些力量而感动。

他们是人民子弟兵,可敬可爱

还记得安县茶坪那个被高山阻隔的重灾乡镇,九死一生逃出的老百姓带着信任与渴望的目光,请求我们去救救他们的家人和乡亲。由于山体滑坡,惟一的通道完全被堵。面对未知的险途,我们的医疗队冒雨紧急出发了,自发的送行队伍和轻言细语的叮嘱,让人感到一种悲壮。由于大山阻隔,医疗队出发10小时后,就失去了通讯联系,留给战友们的是整整5天的揪心牵挂。直到他们护送重伤病员出山,才知道他们一路历经艰险,多次纵身跳过地震造成的山体断裂带,负重行走在一边是峭壁,一边是万丈深渊的2尺宽小路上。他们还时常靠绳索攀登,就这样走了11小时才进入茶坪。他们是第一支进入该地的医疗队,身处绝地的老百姓看到他们后,感动得哭泣相告:解放军来了,我们有救了!

5月19日,医疗队进行了一台紧急手术。一名年仅19岁的小战士,强忍疝气带来的巨大痛苦,坚持连续奋战在抗震救灾一线。肚子痛得实在忍受不住的时候,就用皮带紧紧地压住痛处,坚持抢救运送17名群众,终因过度劳累导致大网膜穿孔,晕倒在山路上。在野战帐篷中,我曾长时间守护着这位令人心生怜爱的战士,当他醒来时,我和所有在场的医护人员,郑重地向他敬了一个军礼。

6月2日,我率医疗队从安县转战茂县,由于山体滑坡,道路受阻,我们绕道马尔康,历时58个小时,途经几百公里无人区,翻越了当年红军走过的大雪山,冲过100余处塌方险段。6月4日,在漆黑的路上,我们乘坐的大巴车不断被山上滚下的碎石所击中。突然,一块大石头砸在车顶,把顶棚砸了一个大坑,车门也被砸裂了,震碎的玻璃在车厢里撒了一大片。司机被吓得脸色发白,双手直抖。队员们迅速集中到车中间,一边互相安慰、一边鼓励司机:不要怕,稳住方向,冲过去。大巴司机事后感慨地说,我在这条路上跑了18年,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险情,也从来没有见过像你们这样不要命的人。

他们是普通百姓,朴实真挚

在都江堰救灾的时候,炎炎烈日下,群众自发给沿途过往部队递上食品和水,官兵则向他们挥手致意,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是部队铁的纪律。有一位妇女开着私家车、一直追赶部队20多公里,执意要我们收下一些饮用水后才恋恋不舍地离去。

医疗队转战安县,途经海拔4000多米的高山,远远看见一群人站在路边挥手。车队停下,十几个藏族同胞迎了上来,端着几个硕大的盆,里面盛着香喷喷的米饭和热腾腾的菜,还有几个人手持着横幅,上面写着:送亲人一程,请吃一口热饭。原来,他们听说解放军要进山救灾,早早地就做好饭菜等候。解放军同志,你们辛苦了,吃一口再走吧。望着那一张张真诚的脸,看着他们抱在怀中的热饭,想到他们不知道在这里等了多久,队员们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。

他们是领导干部,默默奉献

一名看起来只有40多岁的县卫生局长,靠着一辆皮卡车加上步行翻山越岭,一天奔赴5个重灾乡镇。布满血丝的眼睛里含着泪水与一线救灾指挥员研究救灾方案,沙哑得几乎喊不出声的嗓子在不断地呼叫救护力量。他一脸征尘、满身泥土的身躯,频频地向救灾队员们拱手鞠躬:大家辛苦了,拜托!拜托!一次,来医疗队慰问的县委工作人员告诉我们,他们的卫生局长是挨骂最多的人,上面一道道紧急命令要立即落实,灾区百姓的需求刻不容缓,纵有三头六臂,也不可能尽善尽美。局长

[1] [2] [3] [4] [5] [6] [7] [8] 下一页

最新资讯杂谈

欢迎咨询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