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我爱红河 > 新闻资讯 > 正文

绿春与红河:削峰填谷自救危城

发布日期:2016/6/9 9:12:27 浏览:

在严重的地质灾害面前,人们正设法改造自己的家园

绿春与红河:削峰填谷自救危城发布时间:2012-06-26

位于红河县的一个小山丘,这里今后将成为红河县的新城区

通往绿春县的新修二级公路上,随处可见滑坡泥石流的痕迹。这条路遭遇滑坡后刚抢通不久

“削峰填谷”工程沙盘(橙色线围起的地方为将被挖平的山峰)

绿春“削峰填谷”工程施工现场本版图片都市时报记者文若愚

在绿春县一座即将被挖平的山上,三个工人正在观察测绘

都市时报记者肖本富王宗林

绿春县城只有一条街穿城而过,已经没有发展的余地;县城地质灾害十分严重,安全隐患非常大。2009年4月,时任云南省省长的秦光荣来到红河州绿春县调研时,实地察看了一些地质灾害点,做出了“对县体育馆对面山体进行削峰,填平附近山谷,作为绿春县城提质扩容的建设用地,结束绿春境内无一平方公里平地的历史”的指示。

秦光荣的批示,让绿春县上下欣喜不已。为县城减负降压、拓展新区,是绿春县长久以来的愿望。

两个月后,绿春县编制完成了《削峰填谷项目可行性报告》。2009年年底,省发改委组织专家评审通过了这一报告。2010年7月14日,“削峰填谷”项目工程完成设计招标。红河州齐星集团中标,成为“削峰填谷”工程施工方。2010年11月30日,工程正式奠基,施工人员开始进场施工。

时间到了2012年6月,似乎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。

削平山顶填充沟壑,造出平地

“削峰填谷”,就是把两条山梁削平,填到下方河流的三条沟里面,形成1.5平方公里平地。

“削峰填谷”,是绿春县城区地质灾害综合防治中“减负降压、拓展新区”的重要举措。此举不仅可以有效遏制城区的地质灾害蔓延,缓解老城区不断增大的压力,还将为绿春县的加速发展提供基础条件。

“在工地现场,大型机械正热火朝天地进行挖山、开凿等各种作业,施工人员忙碌着,运土卡车排成长龙,井然有序地来回穿行;挖掘机的轰鸣声不绝于耳,多台压路机、推土机来回夯实填土场地。”这是施工方齐星集团工作人员描述的“削峰填谷”工程的热闹场景。

不过,都市时报记者6月15日上午来到绿春县“削峰填谷”施工现场时,并没看到这个热闹场面。头天晚上的一场大雨,让施工现场变得泥泞不堪,挖填方工程被迫停下。数十辆挖掘机和运土车停在一块填出来的平地上。施工人员也躲进了工棚里。

“削峰填谷”工程由绿春县城区滑坡治理领导小组办公室指挥监督。指挥部的临时办公室位于县体育馆旁边,与体育馆处于同一高度。指挥部的下方是一个几百米深的河沟,对面是一座叫做“把不粗”的山头。山上竖着标语,上书:“手拉手打造哈尼圣地,心连心构建和谐绿春。”这个山头未来将被削平,变成城市建设用地。

“所谓的‘削峰填谷’,就是把体育馆旁边的俄批梁子和对面的把不粗梁子削下来,填到下方松东河的3条支沟里面,形成一个1.5平方公里的平地。简单点说,就是削两个峰、填三条沟。”指挥部负责人普电祥介绍,俄批梁子的部分已经削掉了,把不粗梁子还没有动工。

把不粗梁子要开挖,首先需要把松东河水从县城周边引开。不引水就填土的话,会有安全隐患。因此引水是“削峰填谷”的最关键的问题。

引水,需要修筑3条总长1650米的排洪隧道。现在两个隧道已经全线贯通,一个隧道还剩下30多米就能贯通。目前正以平均每天2米的速度推进。根据水文观测数据,松东河的最高径流量为37立方米,即水每秒钟通过这个断面的流量为37立方米。

“引水工程会在县城周边以后形成一个景观湖,能够提升城市的品位。”普电祥说。

进入雨季后,挖填土方施工暂停。目前施工方主要的工作是隧道工程和边坡治理工程。从“削峰填谷”的效果图来看,体育馆所在的位置不变,两座山梁被削下来,填进河沟里面,一直填到与体育馆所在的位置一样高——这显然是一个浩大的工程。施工人员介绍,削峰的最高处海拔1630米,最低处海拔1520米,高差达110米。总挖方量为2300万方,现已完成600万方,填方量2200万方。多出来的100万方土将被集中到一个弃土场。

资金短缺影响工程进度

“省里和州里补助以后,还有两三亿元的缺口,资金问题成为困扰绿春的最大问题。”

“削峰填谷”工程奠基日,是2010年11月30日。施工单位进场的这天,也是绿春县哈尼族的传统习俗“长街古宴”开宴的日子。

2011年7月29日,开始开挖排洪隧道;2011年12月15日,开始挖填土方。

“原来设计的工期是5年。现在我们仅用了5个多月的时间就完成了600万方。如果资金到位的话,整个工程应该可以提前完成。”普电祥说,由于绿春降雨量较大,一年时间内只有半年可以施工。施工方做了一些应对雨季的准备,既能保证施工安全和工程质量,又不影响进度。雨季当中,隧道工程继续作业。边坡防护采取篷布遮盖脚手架的方式继续施工,挖填土方时,所有可能构成威胁的流水都排进临时排水沟。“排洪隧道打通后,我们明年就可以大面积开挖把不粗梁子了。”

据地质勘探的结果,绿春的土层当中70是土,30是石头。“这个土石比例很关键。对回填土的碾压次数有技术上的要求。土石比例不一样,碾压遍数不一样;土石含水率不一样,碾压次数也不一样。现在我们按照每60厘米的高度,用22吨的压路机进行6个来回的碾压,让土地达到一定的负重能力,以后才可以在上面搞建设。”普电祥说,“削峰填谷”是为了下一步的城市建设,如果地基没有填好,以后可能又要发生滑坡。

高峰期的时候,“削峰填谷”工程现场同时有500多人施工、70多辆渣土车运转。若是大面积开挖的话,运渣土的车将增至100多辆。

“削峰填谷”填出来的1.56平方公里平地,对于地质灾害严重的绿春来讲,重要性不言而喻。老城区的面积仅1.18平方公里,“削峰填谷”相当于再造一个新县城,所以当地的老百姓非常期待。“全县人民都非常关注这项工程。县里专门成立了指挥部。涉及到的部门如国土、建设、水利、环保、公安等,都参与进来了。”绿春县住建局工作人员表示,“现在城镇化建设比较快,绿春要结合当地实际,将一些工业园区布局到其他的区域。”据估计,1.56平方公里的土地,能解决绿春未来10到15年的城市发展需要。

土地填平以后,3到5年内就可以在上面建房。目前,规划正在同步进行当中。“填出来的这片地,将是绿春县的绿东新区。以后新区建设不会把老城区丢掉,新老城区应该有机结合、资源整合。这样的话,城市建设就有更大的发展空间。”

“这个工程的意义,不仅在于它将为绿春提供建筑用地,还在于它将为红河州,乃至所有山区打破建筑用地的制约提供经验。它将是绿春县城市规划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工程。”施工方如是评价绿春“削峰填谷”的意义。

大规模的工程,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。绿春“削峰填谷”工程概算投资5亿元,省里补助2.1亿,州里给3000万元。补助不足的部分,由州、县两级实行市场运作。

施工方介绍:“省里和州里补助以后,还有两三亿元的缺口,资金问题成为困扰绿春的最大问题。我们正多方面筹措。想去贷款,但要有抵押物才行。我们和施工单位协商,采取bt模式,他们先垫资建设,工程完工一年内,绿春对工程进行回购。施工方也可以对部分土地进行商业开发。但施工方只愿意垫资工程投资部分的50,资金缺口还是很大。”

红河:险峻地势困扰古老县城

地处山坡上的县城有3.1万名居民,“地无三尺平”就是红河县地貌的真实写照。

红河县城,坐落于山顶。这个4.5平方公里的山城,居住着3万多人。县城区有滑坡点119个、泥石流冲沟7条、不稳定斜坡28个、崩塌1处。除了绿春县和德钦县,红河县也是云南省地质灾害最频发的县城之一。这个山顶上的县城早已不堪重负。与绿春一样,红河也在变成一座“危城”。

为了减轻灾害,保护居民安全,红河县提出了“减负降压、生物治理、搬迁避让”的城市发展思路,为老城减负,拓展新区。今年6月10日,投资3.3亿元的红河县“削峰填谷”工程正式开工。

站在红河县县城的代表性建筑——东门楼下眺望,一排排中西合璧风格的晚清建筑布满山城。

位于滇南的红河县,是一座马帮驮出来的县城。县政府所在地迤萨镇,100多年前就闻名于东南亚。县城里至今还保存着马帮“富翁”姚初居的故居。那一座座古代楼阁,讲述着一段段传奇的马帮故事。

1853年,红河县迤萨镇的居民们迫于生计,召集一批有胆识的青年人,创建了一支骡马队,开赴勐野井。“下坝子”(出国)、“走烟帮”(去边境)形成风气,又相继打通了去缅甸、泰国的商路。在近百年的岁月里,迤萨马帮一队队前赴后继,用赚来的财富建成了“江外建筑大观园”的迤萨城。据老人们回忆,上世纪30年代,县城就初具规模,有了好几条街道。

100多年过去了,这里的人口在急剧增加,现在已经有3.1万人了,居住地全部挤在山顶上。“地无三尺平”,就是红河县地貌的真实写照。

“县城最大的一块平地就是县一中的足球场,那还是人工平整出来的。”说起红河县城的地形,红河县住建局局长杨泽文如是说。

红河县城依山而建,走势像个螺蛳壳,从山腰到山顶一路盘旋。有些民房就建在滑坡点上,从县城的同心酒店往下看,居民楼下,一条条泥石流形成的沟壑随处可见,每到雨季,都有随时垮塌的可能。

从一份数据就可以看出红河老县城处于何种困境。根据监测,县城区有滑坡点119个、泥石流冲沟7条、不稳定斜坡28个、崩塌1处。红河县是云南省的28个地质灾害点之一。是云南省继绿春和德钦之后,地质灾害最严重的县城。

何文,红河县国土资源局地质环境监测股股长。他的工作就是负责县城周边滑坡点、泥石流的监测。红河县城降雨量少,常常干旱,但他并不喜欢下雨。因为一下雨,他就要与30名监测员冒雨去巡查。一有情况,就要去划线、在裂缝处贴纸条,安装滑坡报警仪,等等。

2009年9月的一天,红河县城普降大雨,何文在滑坡点查看时,安装在观塘街米线厂片区的滑坡报警器突然响了。等他赶过去时发现,人倒是转移走了,但3户居民的房子却不见了。

遍布县城的滑坡体上,有320户居民急需搬迁,但却没有地方供他们搬迁。“老城连一根电杆都没法插进去了。”红河县发改局许万成副局长这样形容。

在老城区盖房子,最大的成本就是地基,50的钱都要花在地基上。百姓居住成本高,不利于发展。几年前,在老城区下面,莲花新城区开工建设,但这个新城区面积很小,很快也就饱和了。

老城已经老了。红河县必须扩容。

新的县城将散布于山丘之上

未来的红河县城看起来会有点“散”,但实际情况就是这样,只能建在山头上。

滑坡、泥石流等自然灾害让红河县城不堪重负,有着众多文物保护单位的县城面临着危机。保卫老城、拓展新区,成为红河县迫在眉睫的事情。

2009年6月,《红河县城及规划区地质灾害与环境综合防治规划》通过了专家评审,这是红河县城首个地质灾害防治规划。《规划》提出,投资3.2亿元,分三个阶段

[1] [2] 下一页

最新新闻资讯

欢迎咨询
返回顶部